当前位置:首页> 最新学习 >扬州老城区的这条小巷子,曾经撑起了全国演艺界的半壁江山!

扬州老城区的这条小巷子,曾经撑起了全国演艺界的半壁江山!

2020-09-01 14:50:46壹周看



扬州老城区的这条巷子,你绝想不到它百年前的辉煌!


小巷,曾是全国的演艺中心,居住过演艺圈的无数知名艺人。


后来,这条街上,最有名的恐怕是这个澡堂子里的保健吧!




01

演艺圈的半壁江山


众所周知,历史上扬州人有钱。


特别是清朝的扬州作为国际化大都会,盐商多,更有钱。



那会儿,皇帝也喜欢来扬州玩儿,所以旅游配套服务必须完备。比如,我们今天要说的这条苏唱街,短短300米,却是清朝时候的南方演艺中心。


苏唱街虽然称作街,却只是一条两三米宽的小巷子。地处老城城南的渡江路与广陵路十字路口附近,苏唱街的故事也就成了城南旧事。



大约在乾隆年间,盐商徐尚志从苏州请来了十几位昆曲名角,在扬州组建了第一支昆曲班子,起名老徐班。接着,不少盐商纷纷效仿。


一来,皇帝再来玩的时候,可以用于旅游接待。二来,盐商们也可以自己享受。事实证明,以第二种原因居多。


在清朝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昆曲都是官方戏曲的主要戏种。



在扬州唱昆曲的人越来越多,人多口音就杂了,但业内认为以苏州口音唱昆曲最为正宗。所以,慢慢地那条昆曲艺人聚居的小巷子就成了苏唱街。


苏州艺人越来越多,有的是来唱昆曲的,还有的是来教昆曲的。于是,一个带有香艳色彩的地域品牌——扬州瘦马,陆续地被输往了有钱人家的私人戏班。


扬州瘦马的“马”并非马,而是一些穷苦人家的女孩,因为穷,营养不良,身材瘦弱,被卖到了中介机构进行魔鬼训练,培养琴棋书画等各项才艺。清朝的盐商们看腻了丰乳肥臀,于是买“瘦马”做小妾成了时尚。



并不是每个女孩都能去唱昆曲或者成为有钱人的小妾,更多的扬州瘦马成了瘦西湖上的船娘和秦淮河上的扬邦歌妓。


当然,成了小妾的也不一定幸福,很多都成了富人正室仗毙下的冤魂。



而扬州人迷恋昆曲到了什么程度?据说一个扬州盐商为了排演洪昇的《长生殿》,花了16万两银子,相当于现在的人民币2480万元;另一个盐商为了孔尚任的《桃花扇》,花了40万两银子。只是,不知道后来票房如何!


在扬州这条短短的苏唱街上,当时几乎囊括了昆曲界的精英人物。也成就了扬州“昆曲第二故乡”的美名。



02



直至民国,戏曲界的老郎神、。主要还是为了方便给居住在周边的富商们随时献艺。


老郎神传说是主管戏曲行业的神仙,他白面无须,头戴王帽,身穿黄袍。关于老郎神有各种说法,有人说是为祭拜创立妓院的祖师爷管仲;但最主流的说法是,老郎神其实是大名鼎鼎的唐明皇李隆基。


可能李隆基自己都没有想到,死后竟然被封了神,而且主管自己热爱的戏曲演艺行业。



现在的小鲜肉们,不知道心中是否还会有自己的精神领袖!


每有戏班、艺人来到扬州演出,首先要到苏唱街拜祖师爷老郎神,,最后才能到司徒庙戏台公演。


当时在国内,,一个在苏州,一个在扬州。


有人说,,属于民间组织;但也有学者认为,,属于戏剧管理部门,。


但是,你可能想不到的是,。



当年的“徽班进京”,“三庆班”从扬州出发之前,。


当时,扬州的徽商很多,也有钱。所以,不少徽州艺人带着乡音来到扬州,得到了徽商们的亲情惠顾和重金扶持。乾隆过80岁生日那年,扬州盐商江鹤亭组织“三庆班”到北京去祝寿演出。



虽然,“三庆班”是第一次来北京,但是在一场竞赛环节中,却收获了意想不到的效果,点赞者络绎不绝。特别是领衔主演的高朗亭当年才16岁,就以高超的技艺圈粉无数。


演出盛况传回徽州、扬州之后,其他徽班坐不住了,纷纷赶往北京蹭热度。


而苏唱街也在国粹京剧史上,也留下了这一抹记忆……



03

老澡堂里的洗浴保健



至民国,扬州大街小巷戏园、戏馆、戏院、剧场星罗棋布。


如今,在苏唱街上最有名的,恐怕要数这家老字号澡堂子了。


但是,名气大也是相对而言,因为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这家1928年建造的扬州浴室,已经太老太老了!


对于从小长在扬州老城区巷子里的人而言,扬州浴室在记忆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据说,苏唱街上的扬州浴室曾经是整个扬州城服务等级最高的浴室。我听老人说,以前别的地方澡资8分的时候,扬州浴室必须要多收2分。



现在的一些老扬州们,吃过饭,依然会顺着熟悉的苏唱街,遛到扬州的老浴室。洗澡、搓背、修脚、捏脚、刮脚、捶背……俗洗浴保健。


有人认为,扬州是洗浴保健的鼻祖,各式花样繁多,精益求精。


扬州浴室和其它几个健在”老浴室一样,与其说承载着的是洗浴文化,还不如说是邻里文化。扬州的老浴室,更多的是邻居街坊们茶余饭后的据点,说的是家长里短的琐碎事。


在明清时候,全国的洗浴业南迁到南京、扬州一带,原因很简单:有钱!扬州富商多,市场大,就连乾隆爷下江南,也听说了扬州洗浴保健的妙处,随即“转驾扬州,休沐竟日”。


(图片来源于网络,请作者联系,索酬


清代的扬州人蒲琳写过一本叫《清风闸》的书,里面说的是木头商人孙大理家鸡毛蒜皮的小事,其中不乏偷情乱伦等香艳描写,此处省略10000字……


但在这本书中也说到了扬州的沐浴文化,比如,捶背的过程分“八哥子洗澡”、“喜鹊登梅”、“霸王乱点名”等,捶到最后,在客人后背拍三下“凤凰三点头”以示结束。


(图片来源于网络,请作者联系,索酬


如今,你再要去体验这些纯正的扬州洗浴保健,恐怕去苏唱街上的扬州浴室,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对了!《清风闸》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做《皮五辣子》!


就算现在,纵观全国的各大澡堂子,哪怕是北方,也得有个扬州的修脚、擦背师傅镇场子。



这条叫做苏唱街的巷子,已经找不到丁点儿昆曲、老郎庙、。


如同扬州老城区众多的巷子一样,曾经的辉煌只在记忆。


而你,是否也曾在那里留下过回忆?


欢迎下方留言告诉我们!


原创稿件,转载请联系壹周君授权。


本期编辑:严柳


本周精选

 夸张!扬州一小区多名保安酒后到业主家发生冲突,多人受伤……物业表示,与公司无关!(附视频)

 对于瘦西湖,你可能没你以为的那么了解

 文峰路这对60岁老夫妻,意外致残、中年丧子……老家就在那里,但今年过年不能回去了

 有多少扬州人知道,扬州师院南大门到底有怎样的离奇故事?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上海戏曲学习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