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最新学习 >昆曲小课堂之昆剧传习所

昆曲小课堂之昆剧传习所

2020-09-28 16:40:49运河图书馆

昆曲小课堂之昆剧传习所

图丨源自网络


20世纪20年代初,正当昆剧极度衰败、后继乏人、面临绝境之际,苏州、上海一些热爱昆曲的曲友们,目睹这一危机,忧心忡忡,决心采取各种措施,以延续这一古老剧种的艺术生命。

在著名曲家俞粟庐、徐凌云以及实业家穆藕初提倡下,首先在上海建立了旨在保存祖国这一戏曲瑰宝的“昆剧保存社”。

嗣后,苏州“褉集”、“道和”两曲社的名曲家张紫东、贝晋眉、徐镜清发起集民间的资力,筹建加速培育昆剧新人的机构,以解决艺人队伍青黄不接的严重问题。考虑到旧戏班那种收徒授艺的方式不能适应当前的急切需要,遂于民国10年(1921)8月,创办了一所培养昆剧演员的学堂式的新型科班,定名为“昆剧传习所”。

昆剧传习所所址选定在苏州北桃花坞西大营门“五亩园”。据《五亩园小志》记述,该园早在汉代即为张长史植桑之园,后为私家花园。园主历经变更,于清光绪15年(1889)园主潘氏将其捐与轮香局善堂,成为了寄存灵柩之场所。后经传习所创始人们前往协商,将其中十三四间房屋租赁给传习所使用。


招生与师源


旧时艺人学艺极苦,出科后社会地位又底下,在号称“天堂”的苏州,即使有在开班前在大街小巷中张贴了许多红纸写成的招生告示,自主来报名的人也极少,多数都是熟人碾转介绍而来的。

初次招生应穆藕初接办后由30人扩招至50人。而初次面入的学生需要按规定试学半年,有培养前途者才有书面契约正式入学。

传习所中的主教老师均为全福班后期的名艺人,有沈月泉、沈斌泉、许彩金、吴义生等四人,后因许彩金生病离开传习所,由尤彩云替代。另还招有助教、笛师、拳术教师、文化教师等。


生活与课程


录取的学员,膳宿均由传习所负担。集体宿舍有两大间,上下铺。每人发一顶蚊帐,一张草席。伙食是食堂制,每人月伙食费标准约有4元5角,是由包饭作包下的。平时,传习所还为学员安排理发、洗澡、洗衣服。每月放假三天,但许多学员即使假日也不愿回家,因为所里的伙食比家中要好很多。

传习所提倡文明办学,规定不许打骂学生,并开设了文化课,让学员能够得到全面发展。平时,老师对学员管教甚严,如果犯了严重错误还屡教不改,就要勒令退学或开除。但同时也设立了奖励制度,会奖励一些汗衫等实物或者奖金。

每日的课程,上午有三节,分别是“走脚步”、国术课、文化课。下午1时到5时为学戏的基础课——“拍曲”课,是所中的重要课程。


初次登场


民国11年(1922)初,传习所创始人之一张紫东母亲寿诞之日,邀传习所前往张府(苏州补园)戏厅献艺祝贺。几位老师协众学员同时前往,演出的剧目有《上寿》、《养子》、《三挡》、《仙圆》。这是昆剧传习所开办以来学员们的初次粉墨登场,获得了行家们的一致好评。


艺名由来


由于传习所一律用“传”字艺名排行,后来被世人统称为“传”字辈。而这些艺名是如何得来的呢?

在讨论启用艺名之时,传习所的众人便商议了结果,就以传习所的“传”字为排行。下面的一个字则有四种分别:凡演小生的都用斜王旁;凡演旦的都用草字头;凡演老生与大花脸的都用金字旁;凡演副、丑的都用三点水。

艺名中间嵌的“传”字,既显示了是昆剧传习所培养的学生,又寓有昆剧艺术薪“传”不息、要由这一代学员流传下去的意思。


传习所尾声


由于原昆剧传习所五亩园旧址被房主收回另作他用,传习所只能暂迁至苏州玄妙观内机房殿。这里是苏州道和曲社所在地,内有会场、戏台,可供排练或内部演出时使用。但房屋总面积不敷传习所使用,因此大多数师生均住宿家中。在此期间,学员们仍采取边学边演的方式。

同时,穆藕初事业失利,纱厂倒闭,已无经济实力继续支持传习所。于是,穆藕初将部分传字辈叫至寓所,很沉痛地含泪道:“我破产了,没有钱来支持昆曲事业了,好在你们已经长大,以后自谋出路吧。”

尔后,热爱昆曲的穆藕初不忍这班昆曲传人改行转业,多次协商物色好了接办人选,遂于民国16年(1927)10月底,将所务移交后着手筹建了新乐府昆班,从而宣告了“传”字辈学员的满师,并结束了昆剧传习所为时6年的历史。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上海戏曲学习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