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最新学习 >聚焦 | 五班三代四十年,昆剧人一直在路上

聚焦 | 五班三代四十年,昆剧人一直在路上

2020-08-05 11:23:14上海文联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600年历史的传统剧种

最困难的时候,全场只有3个观众

而今,每年280多场演出

80%的观众都是40岁以下的中青年


1978—2018

上海昆剧团走过了

与改革开放同步的40年


40年的风霜与星月

讲述的也不仅仅是上昆

折射出的是传统戏曲

在当下遇见的一切



40岁的上昆在路上

600岁的昆剧在路上


2018年2月23日,一场题为《我们在路上》的庆典晚会在上海大剧院热闹举行,并以此拉开了为期6天的上海昆剧团建团40周年系列演出的帷幕。两台经典折子戏专场、一台京昆武戏专场、一台明星版《长生殿》,最后再以一台明星反串版《牡丹亭》收煞,上海昆剧团五班三代昆剧人齐齐登台,几位昆剧“大熊猫”悉数亮相,加上全国所有的8家昆曲院团的友情加盟,对广大昆剧爱好者来说,无疑是一场盛大而难能的嘉年华。

昆剧人在路上,昆剧在路上,这是40岁的上昆最想说出的话。


1978年上海昆剧团正式独立建团,绍兴路9号是她的家。曹禺先生曾以“第一流剧团、第一流演员、第一流剧目、第一流演出”盛赞上海昆剧团,1987年第4届中国戏剧梅花奖颁奖典礼上,上昆5位演员同时“摘梅”,成为梅花奖历史上至今未被打破的传奇。被戏迷们尊称为“大熊猫”的“国宝级”昆剧表演艺术家,有三分之二在上海昆剧团。


“前辈、老师40年筚路蓝缕,一点一滴积蓄起的力量通过戏传到了我们这代人,这种赠予让我们感到沉甸甸的责任。面对新时代,面对文艺繁荣的又一个春天,我们要走好未来的路,将这种力量继续传递下去。”上海戏曲艺术中心总裁、上海昆剧团如今的“当家人”,“昆三班”的“第一朵梅”谷好好这样说。“我们的主题是‘我们在路上’,我们的目标永远在高处,永远不能停歇下来。”



照顾好“昨天的台柱”

珍惜好“今天的台柱”

培养好“明天的台柱”


“认真分析这个剧团和这个剧种和这群艺术家们如何获得成功,对今天的戏曲艺术发展都是有积极意义的。”上海昆剧团40周年研讨会上,。


真正撑起剧种和剧团的,就是艺术家。而对于上海昆剧团,业内说得最多的一句就是五班三代、行当齐全、阵容整齐、文武兼备。“这是非常大的优势,”上海戏剧学院前院长、戏剧专家荣广润说,“当戏曲靠一两个角的时候,可能它的影响力以及整个艺术呈现就会受到局限,上海昆剧团以齐整的阵容、强大的实力来做每一个剧目的时候,它的艺术影响力是不一样的。”

京昆艺术大师俞振飞遗孀李蔷华与昆曲表演艺术家蔡正仁

昆曲名家计镇华与刘异龙表演《十五贯·访鼠测字》片段

昆曲表演艺术家王芝泉与赵文英表演《借扇》片段

昆曲表演艺术家张静娴表演《班昭》片段 

昆曲表演艺术家张洵澎

昆曲表演艺术家梁谷音

昆曲表演艺术家张铭荣与缪斌搭档表演《势僧》片段

昆曲表演艺术家岳美缇与学生们同唱《司马相如》片段

吴双表演 “摘梅”的《川上吟》片段

黎安、沈昳丽表演《紫钗记》片段

? 左右滑动查看 ?


照顾好“昨天的台柱”,珍惜好“今天的台柱”,培养好“明天的台柱”,是上昆始终不渝的人才发展方针。许多专家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上昆对老艺术家的尊重,对于熊猫级老艺术家,上海昆剧团用各种办法发挥他们的作用,一方便作示范演出,一方面传帮带。中青年演员也正从老一辈艺术家手上接过传承的旗帜,拥有了他们自己的代表剧目,成长为中流砥柱。对于昆四班昆五班这样刚从戏校毕业的青年戏曲人,上昆则推出“学馆制”,以学演结合的方式,悉心呵护他们成长。


“老艺术家在上昆是看作宝贝的。曾经有八场演出是为老艺术家举行的专场演出,演出了四年,另外还带新人同台演出,这个也让后生们同台领略了前辈的光彩。”上海戏剧学院教授戴平颇有感触,“现在上昆从昆大班到昆五班,这五班人才形成一个梯队的整体,应该讲在今后二三十年里面不断的培养新人是不会有断层的。”



找到传统剧目的当下表达

让传统更传统,让古典更古典化


戏与人一而二,二而一。以戏推人,以戏育人,剧目建设与人才培养是上昆四十年贯穿始终的两根主脉。


中国戏曲学会顾问,中国剧协原分党组书记、。在今天的时代背景下,如何传承经典剧目并加以适当的创新,他认为上昆的这两部剧可以视为“典范”。“上昆是以现代美学管理为指导,而进行了严谨的传承。今天我们演出古典艺术,恐怕大部分很难做到原汁原味,我想主要是保留我们经典剧目、传统剧目的精华精髓,也要结合现代观念的指导审视,加以发展。”

2018年2月25日晚,“国宝级”昆曲表演艺术家张静娴和岳美缇在上海大剧院表演《占花魁·受吐》


,上海昆剧团经过长达一年的筹备,以汤显祖《临川四梦》完整版巡演彰显了自己的大团风范。一组数据可以说明上昆在剧目建设上的成就。建团40年来,上昆抢救、整理演出了近300出精品传统折子戏和近60部整本大戏,有4台剧目获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重点扶持项目。获得的各类剧目奖及个人奖项更是数不胜数。


“我认为上昆就是三个字:当下感。在任何时候都捕捉艺术的当下感,能实时地呈现在演出当时我们希望看到的舞台艺术的美感。”中国剧协副主席、剧作家罗怀臻这样说道,“今天的当下感,我理解就是再古典化。我们一系列的剧目,就是找到传统剧目的当下表达,是让传统更传统,更古典化。只要找到这种审美的感觉,保持跟时代同行,无所谓题材是原创,还是传承,因为传承也是今天重新提炼过、艺术化了的。”

2018年2月26日晚,“国宝级”昆曲表演艺术家蔡正仁和张静娴在上海大剧院表演《长生殿》




没有观众的剧种是没有生命力的


传统戏曲的传承问题,当代表达问题,以及戏剧生态问题,这是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傅谨在分析上昆经验的时候谈到的三个方面。


戏曲生态说的就是传统戏曲在当下的生存状态与生存环境。面对越来越纷繁的娱乐样式、越来越多元的娱乐媒体的冲击,上昆人并不讳言自己曾经有过的“艰难时光”。建团演出的第一部大戏《十五贯》在大众剧场上演时,排队购票的观众曾多到绕剧场三圈,然而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曾经热闹过的绍兴路9号门口一度门可罗雀,台上的演员比台下的观众还多,最凄惨的一次,整场演出台下的“座儿”只有3人。


“没有观众的剧种是没有生命力的。”这是上昆人的共识。从1998年至今整整20年,上海昆剧团把培养观众,打开市场作为一项重要的工作内容。积极推进昆曲进校园、下基层、进社区,不断扩大昆曲的观众群体。作为“当家人”的谷好好用一组数字来说明昆曲的发展:2017年上海昆剧团完成的演出唱词和演出收入分别是5年前2.6倍和5.5倍,40岁以下的观众占到80%。数字背后折射的是古老昆曲开始逐步焕发青春的活力,这也正是上昆人文化自信的动力。

国宝级昆曲表演艺术家计镇华、梁谷音、张铭荣带来的《琵琶记·吃糠遗嘱》获得全场经久不息的掌声

再来看一下年逾古稀的张铭荣老师在《绣褥记·教歌》中的精彩表演,生龙活虎,宝刀不老!


“上昆率先在上海寻找打造并且逐步形成全国辐射并且成为经验的,是以大学生和白领为主体,具有年轻青春化、文化高端化、收入稳定化、追逐固定化的特定观众群。我们总是把艺术和生存,把管理和市场对立起来,而上昆恰恰不是对立起来,因此我觉得上昆有这么好的环境,有这么丰富的经验非常值得总结。”崔伟说。上昆的成功当然也离不开上海的文化环境。“一团一策”的文化政策也从尊重艺术特色、剧种特性的角度给了剧团很大的支持,“而上昆的经验恰恰是在艺术上和艺术管理上都具有很强的及时性”,这一点也值得借鉴发扬。


“俺将这喜事儿留于后人标……”


庆典晚会现场,蔡正仁联袂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清唱了【醉花阴】“风调雨顺”。唱词中承载着40岁的上昆对新时代的展望——

不忘本来、立足当下、面向未来

我们始终在路上,明天一定更美好



摄影:祖忠人、元味等



往期回顾


赏析 | 艺术图腾,科技畅想,“北京8分钟”惊艳全世界!

真正会撒狗粮的在此!Get!

霸屏!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新年开启新征程,送你旺年一笔顺!

各路神仙来拜年,福禄寿喜家中聚!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上海戏曲学习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