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协会历史 >智能驾驶本周锋闻:逃不了的监管

智能驾驶本周锋闻:逃不了的监管

2022-01-13 17:37:23重庆共青团-学载青春梦
英飞凌半导体欢迎阅读智能驾驶本周锋闻。上周的主题是《租车大有文章可做》,论及多为科技发展。但科技发展必须要获得市场与社会接受,互联网创业和权力监管的矛盾一直存在。这不,政府监管接踵而至。 一、互联网商务租车被揪出(1, 2) 近日,北京交通委发布《关于严禁汽车租赁企业为非法营运提供便利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把互联网商务租车揪了出来。 《通知》规定“严禁把私家车辆或其他非租赁车辆用于汽车租赁经营”,汽车租赁经营车辆应经行业管理部门备案在册,车辆行驶证件注明的车主名称应当是持证的汽车租赁经营者。当前流行的租车软件多少都使用了私家车,将私家车辆或其他非租赁车辆用于汽车租赁经营属违规。 《通知》还明确指出,汽车租赁企业不得为承租人提供驾驶劳务,即租赁汽车不能带有司机。而作为高端市场,商务出租一直将配备有专职司机作为特色,这是目前互联网商务出租普遍存在的现象,但属违规行为。 商务租车实际上是把以前明令禁止的私家车运营通过互联网的形式包装,把以前被严厉打击的“黑车”合法化。这是打擦边球行径,虽然对交通客运市场化改革有好处,但同时冲击了出租车司机、出租车公司的部分业务,侵犯了很多人的利益,乃至得罪政府职能部门,所以遭到出台办法政策进行限制。 二、国内摩托车的悲剧 国外摩托车发展甚是昌盛,而一直喊着要与国际接轨的国内却出现了限摩令。禁摩限摩会对生活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广州社情民意研究中心最新的调查表明,超过八成摩托车主认为摩托车必不可少或比较重要,普遍认为禁摩对工作和生活影响很大或影响较大,其中,“谋生类”车主的反映更加强烈。低收入、低福利、低保障的城市居民做不到家家都买得到汽车,却仍需要一台便利的交通工具,摩托车便是首选。 从《摩托车禁行让城市更进步?》一文可以看出,摩托车禁行,不止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对于整个产业都会是一次沉重的打击。有报告称,“国内摩托车的保有量为6000万辆,约有六分之一的摩托车拥有者因禁摩限摩而放弃使用摩托车,给摩托车拥有者带来的直接损失为500亿元。” 站在第三方角度来看,摩托车应该管,而不是应该禁,摩托车的价值对于平常百姓不可估量。小编认为,摩托车禁行是政府决策失误。法令出台要以人民生活作为立法基础的话。  三、易多汽车共享刘博:监管我不怕 分时租车“易多汽车共享” 主打分时租车、 高度自助、 专业高效,近日获得绵世股份千万人民币投资。 在《关于严禁汽车租赁企业为非法盈利提供便利的通知》公布后,易多汽车共享刘博表示不担心:“车辆均由供应商提供,供应商包括汽车厂商、大中型租赁企业等”,不怕触犯私家车非法营运风险。 刘博有美好的梦想,“北京这么多人口,车多,停车位少,每人买一辆肯定不现实,但如果在未来,每个人住的社区,公司楼下、一些活动的商圈,都有咱们的网点和车辆,按需租用,每个小时10多元,自助取用,那大家应该不会挤破头去买私家车了。” 共享用车作为最佳新兴的用车模式,政府对其比较支持。但是一旦其规模大到足以影响传统汽车客运(尤其是出租车和长途客运),触及到即得利益者的痛点,是否会遭行政手段打压?这还是未知数。 互联网创业如果碰法律红线,甚至动摇国民经济的根本,只有死路一条。刘博为我们带来了新的互联网创业思路:关注个人和企业需求,尊重现有既得利益集团,把创业项目向没有既得利益集团或者既得利益集团实力不强的领域发展,这样一来便不会被监管“谋杀”。 四、AA拼车不担心老大哥 共享经济可以解决很多社会问题,在这样的社会变革中,肯定会受到既有利益阻碍。但是目前政府在大方向上是希望更多市场化的行为,政府也在逐步减少对市场的直接干预。 在传统的公共交通上,行政干预依然很多,但是近几年由于社会经济的急速发展,公共客运也凸显出了各种问题。像前不久出行的打车软件大战,虽然主角是互联网企业,但是问题出自传统出租车行业还没有进行市场化的改造,运力和需求不能互相满足。同样的,在拼车行业,问题也是来自与市场没有对车的资源进行有效的调节。 拿长途客运来说,现在对路线的规划和车辆安排没有充分根据市场来自定,在客运量大的时候,有些线路明显的运力不能满足乘客需求。长途拼车是响应了供给双方需求的产物,是充分的市场化行为,也有利于资源的再次合理分配。 以上言论来自AA拼车创始人沈利川。AA拼车日前正着眼于让互联网介入其中发展,打造生态圈实现差异化发展。而有关部门的监管,已经不是AA拼车目前最关心的。 五、国外的月亮也不圆!(1, 2) 国外一样有互联网公司遭遇政令叫停的案例。此前Uber和Lyft在纽约州(1, 2)、首尔等地不断被勒令停服。最近Uber又在德国柏林碰壁,柏林当局宣布禁用UberBLACK和UberPOP服务。 柏林官方称,Uber提供的服务中有一项“菜鸟也能开车”功能,给行人的安全带来了隐患,也威胁到了出租车行业的发展。Uber的每一条违禁服务将面临25000欧元(约合33400美元)罚款,而使用该服务的司机也要承担20000欧元罚款。 Uber在一份声明中称,柏林当局的举动非常冒失,错误地估计了当前的形势。不但会限制民众的出行自由,还让柏林更加拥堵了。如果这次责罚生效,人们的交通出行选择会变得局限。该公司还表示会捍卫自己的正当权益,抗争到底,并坚信柏林当局会迫于压力撤销责罚令。 Uber在全球各地均走得不顺,在美国本土洛杉机和亚洲被禁后,欧洲各大城市包括伦敦、巴黎、巴塞罗那以及柏林等地正式的出租车司机都对Uber服务提出抗议,声称威胁到了他们的生计,而且Uber服务没有获得许可。Uber被认为存在公共安全隐患,并担心司机可能会收费过高。这得罪的既得利益者不仅仅是政府部门,更有切实的传统行业。 除了Uber这样地上跑的,天上飞的AirPooler也被禁。美国联邦航空局(FAA)公布裁决:禁止私人飞行员通过AirPooler和Flytenow等飞机搭乘共享平台,向公众提供飞机搭乘共享服务。AirPooler是一个私人飞机乘租服务共享平台,它对接想找到乘客降低飞行成本的飞行员,和希望坐飞机出行的乘客。用户在AirPooler上选择好出发地,然后查看航班信息中有没有与目的地、出发时间、价格相匹配的航班,如果有,可以在线支付完成预订。 这项禁令让大家远离菜鸟飞行员,保障了生命安全。不过,这也使私人飞行员无法减低飞行成本,乘客出行方式选择减少,并扼杀掉飞机搭乘服务。 【欢迎关注“智驾”微信smartrides,关注智能驾驶的人和事。】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上海戏曲学习协会